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活在管金生阴影下:国债期货的前世今生

国债期货在中国的证券往事中,曾上演过花果山称王、大闹天宫、被压五行山等一幕幕玄幻剧,18年后,该产品在万千期待中出场

文_本刊记者 林默   编辑_吴金勇

 

7月18日,66岁的管金生在上海与120多个原万国证券的老员工欢聚。管的再次露面勾起了人们对18年前“327”国债期货事件的回顾和对“英雄”管金生的扼腕叹息。

现实世界中命运安排有时比电影更精彩。管金生露面时间与证监会着手推出新国债期货几乎同步,7月8日至7月14日,中金所就《5年期国债期货合约》及相关规则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9月6日,新的国债期货正式交易。然而自重启交易至今,肩负着利率市场化重任的国债期货运行已接近满月,可交易行情一直徘徊在冰点。国债期货上市首日,三个合约总成交量仅为3.6万手,与股指期货及其它期货品种上市首日的成交量相去甚远。而此后的日成交则日益惨淡,业绩最差的一天当日成交量仅有5000余手。9月23日,中秋节后的首个交易日,国债期货三张合约总成交7674手,较节前进一步萎缩。

监管层为防止“327”事件重演,从产品设计、硬件技术、交易和监管上所做的更严格规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市场的冷清。

“国债期货交易不活跃,与交易规则、参与对象都有密切的关系。目前银行与保险公司都不能进入国债期货交易,公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也鲜有能够或愿意参与到交易中的,交易主体以散户和私募基金为主。加之眼下国债期货的保证金比例是3%,国际上常见的保证金比率为1%左右,而低保证金率是国债期货这一投资工具的魅力所在,目前3%的保证金比率让国债期货的吸金能力下滑。”国泰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监裴晓辉告诉《中国企业家》。

国债期货被监管规则密集束缚的今生,源于它有一个格外疯狂的前世,与之相关的1995年2月23日,被外媒称为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在关于国债期货前世的记载中,舆论最愿意接受的327版本是“权贵资本中经开内幕交易、管金生遵循市场规律却英雄气短”。

其实,人们只是选择性地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部分事实。国债期货的前世,并非江湖传说中那样黑白分明。

把镜头推回到1995年,推回到国债期货前世最疯狂与悲壮的一年,亦是中国资本市场萌芽与混沌的时日。

1995年1月,即将于当年7月1日到期兑付的923国债现券,是否会得到财政部更高的保值贴息,成了国债期货博弈的焦点,327国债期货合约对应的即是923国债现券。期货市场分化出了以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下称“中经开”)为代表的多方,以及以万国证券、辽国发为主力的空方。

中经开是财政部的独资子公司,有一套耀眼的班底,董事长田一农系原财政部副部长;总经理朱扶林曾是财政部综合计划司司长,而主管证券、期货业务的戴学民亦出自财政部综合计划司。

而管金生挂帅的万国证券则在彼时的国内证券业中独步江湖,万国是国内第一家与银行脱离、第一家股份化的证券公司,一度持有中国七成的A股和几乎所有的B股,承销业务占全国的六成。

对于多空双方立场划分的依据,通常的解释是作为财政部嫡子的中经开早已从财政部获悉保值贴补率将上调,923国债会以148元兑付,因而全力做多327。而管金生则依据市场规律推测,彼时的宏观调控导向要在三年内大幅降低通货膨胀率,923国债的保值贴补率不可能上调,最高会维持在8%的水平,因而站在了空方阵营。

在这个流传了18年的版本中,坚守市场原则的管金生壮烈而悲情。但这也许只是舆论又一次美化了英雄,为管披上了市场的外衣。

万国证券前高管告诉《中国企业家》,管金生一力做空,最根本的原因并非他对宏观经济政策的判断,而是与其对手中经开一样,在豪赌来自财政部的消息。斯时,万国证券国债期货的负责人亦出身于财政部,管金生相信这位负责人能够摸准财政部的脉搏,坚信不仅不会贴息,保值贴补率还会下降,才坚持了做空的策略建议。

亲历了327事件的上交所首任总经理尉文渊曾如此总结当年的多空双方,“两者的消息渠道可能不一样,但双方都很自信。”

虽然相信了错误的消息,但在2月23日多空双方全面开战前,万国证券也曾经有过一线生机。由于1995年2月,市场中关于财政部又将提高保值贴补率的消息盛行,2月18日,万国证券的一众高管层共同向管金生建言,是否应改向多头。但管金生在香港并购时结识的一位女性朋友力荐管金生看空。最终,英雄难过美人关。万国证券也因此错过了最后的逃生机会。

5天后,就有了惊心动魄的8分钟,有了A股市场中最黑暗的一天。陷入孤立无援的管金生在最后8分钟内砸出1056万口卖单,相当于面值达2112亿元国债,而所有的923国债总额只有240亿元,场内的多方全部爆仓。万国证券与管金生的人生从此被打乱。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剩余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