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content is required\n

字节跳动刚退出,腾讯又携9亿元入局,这位27岁的创始人做对了什么?

虽然陈安妮不想被贴上“腾讯系”的标签,但原股东方之一的字节跳动的退出,却颇为耐人寻味。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睿雅

编辑|刘宇翔

图片摄影|肖予为

漫画爱好者陈安妮此前或许从未想过,27岁时会拥有一家“独角兽”动漫平台公司。

8月27日,作为快看漫画创始人兼CEO,陈安妮发布内部信,宣布获得腾讯1.25亿美元投资。“如果说有的公司像子弹一样擅长单点出击,那快看更像一艘船。”陈安妮在内部信中写道,“我们一边搭建一边出发,不停迭代基础设施,但每一步都行驶得更稳。”

从数据来看,快看漫画已经是国内动漫平台中用户量及月活最高的平台,平台用户超过2亿,其中超过50%为00后。据QuestMobile的数据,正值暑假的7月,快看月活突破6000万人,而排在第二和第三位的波洞与腾讯动漫,月活均在1000万~2000万之间。

这无异是腾讯所看中的。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李朝晖表示:“腾讯对于动漫产业长线看好,多年来围绕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投资,包括众多平台方与漫画、动画工作室等。本次投资体现了这一战略的持续,也是重要布局之一。”

此次腾讯对快看漫画的投资,也是2019年迄今二次元领域的最大单笔投资额。艾瑞咨询分析师熊辉认为,因为快看本身位列在线漫画平台的第一梯队,因此行业格局并不会产生太大的变化。也有观点认为,腾讯入股后,漫画行业整体格局变成腾讯系一家独大。

但陈安妮并不想被贴上“腾讯系”的标签,她说,快看漫画是独立和自主经营的,包括腾讯在内股东非常尊重这一点,创始团队依然是第一大股东,“我们依然是在腾讯体系之外。”

“蹊跷”的进退

虽然陈安妮不想被贴上“腾讯系”的标签,但原股东方之一的字节跳动的退出,却颇为耐人寻味。

《中国企业家》了解到,曾在快看漫画A轮、C轮参与跟投的字节跳动,在此次腾讯入股期间,将已经完成退出。而早在2015年,字节跳动就投资了成立不久的快看漫画,虽然当时占小比例股权,但到了2017年的C轮,字节跳动果断加仓。当前的工商信息仍显示,字节跳动持有快看漫画国内运营主体快看世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9.70%股份,是仅次于陈安妮和天图资本的第三大股东。但快看漫画方面回应称,该股比不准确,一方面,公司已搭建VIE架构,而快看世界只是快看在国内的运营主体之一,因此并不足以反映全貌,而字节跳动此前占比要小于显示数字,并非快看第三大股东。另一方面,工商变更登记晚于实际融资进程。

字节跳动在资讯、短视频、二次元等多个赛道上布局,漫画领域是其不会错过的赛道。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显示,2018年手机动漫保持55.4%的高速增长,快看漫画更是以4552万的月活数据独占鳌头。从表面上看,彼时快看漫画是字节跳动在漫画领域重要的“盟友”。

今年4月份,业界突然盛传字节跳动在着手研发一款漫画APP,虽然时至今日未见推出,但《中国企业家》了解到,似乎巧合的是,腾讯正是在今年年初下定决心投资快看漫画,但当时因股东结构原因,投资周期较长,直到近期才最终敲定。

至于字节跳动为何退出快看漫画,本轮一位对字节跳动及腾讯长期关注的投资人告诉《中国企业家》,“确实快看对今日头条来说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项目,理论上,头条和快看在合作方面是有一定想象力,但是和腾讯的想象空间也很大。所以对各方来说,都是不那么容易的决定吧。”

而快看漫画对于腾讯的价值,本轮融资的FA,光源资本创始人兼CEO郑烜乐认为,快看的优势在于,“它形成了成熟的漫画创作者生态,漫画作者的内容生产、运营和衍生品与快看是紧密绑定的,快看也在持续提升作品的商业化潜力,用数据、技术赋能内容生产者。而腾讯想要在漫画领域发力的话,快看一定是绕不开的行业玩家。”

相较于字节跳动,除了可能的流量支持,腾讯在文娱领域的资源无疑让快看漫画有更大的想象空间。据悉,快看漫画的E+轮融资正在进行中。

目标大银幕

快看漫画已经创立4年多、签约漫画超3000部,目前贡献营收最大的是内容付费。据快看方面数据,去年快看的付费率已经超过网文平台的付费率;此外,数部作品在近12个月的单部付费数据超过1000万流水。

在过去一年,包括快看漫画、腾讯动漫在内的平台都做了很多付费尝试,陈安妮说,“经过这一年,大家对付费这件事情的认识是逐渐明朗了。”

内容付费的成功也带动了快看漫画今年的营收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00%,在聚拢漫画作者和漫画作品的基础上,快看漫画目前的变现方式还包括广告、图书IP开发、影视IP授权、衍生品等方式。

快看漫画在品牌广告和信息流广告方向发力颇多。快看漫画联合创始人Mandy告诉《中国企业家》,在经过前期的铺垫后,广告主已经能意识到漫画IP的价值,愿意付出真金白银,请漫画IP中的主人公“代言”,“他们更看重这些虚拟偶像的影响力、这些漫画作品的影响力。”

陈安妮预期,未来内容付费与广告的收入比例大约会是1:1。虽然营收规模在增长,但陈安妮目前没有把盈利作为一个目标,还在探索把漫画IP制作成影视作品。

快看漫画在影视领域已经有过成绩。在其平台上一部名为《快把我哥带走》的漫画曾长期位于排行榜前列。2018年暑期,这部漫画被搬上了大银幕,投资4000万,获得3.75亿票房,在豆瓣评分6.8。据了解,《快把我哥带走》的动画片和网剧由快看与腾讯合作,电影则与万达影业合作。

试水成功后,今年又有一部产自快看平台上的漫画作品《怦然心动》将被制作成动画番剧,这次是由快看漫画团队立项,从投资、制作到发行,以全产业链自制的方式独立完成的,将于明年上映。

“快看一直以来的基因就是做自制。”陈安妮称,未来快看倾向于延续独立IP影视开发的路径。

据漫画独立厂牌创业者朱娜观察,目前国内漫画平台中,腾讯动漫在IP影视开发方面积累最多,曾推出《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全职高手》等。本次腾讯入股,双方在IP影视开发上将有更大合作空间。

陈安妮也提到,此次腾讯投资,除了流量上的支持外,双方可能在IP制作和发行方面进行合作。“他们比我们更早地布局IP开发这个领域,也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在这个领域,我们未来更多是跟他们学习。”

成长的烦恼

陈安妮本人曾经是知名漫画作者,在创业伊始,以一篇《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的漫画文章获得超过2.5亿的阅读,引发全网热议,并因此带动了同期上线的快看漫画APP在2个月就斩获超过200万次的下载。

她的成功也在某种程度上为快看漫画吸引来了众多创作者。4年前,漫画作者六柴还在念高二。她碰巧在微博上看到,快看漫画要举行投稿比赛,奖金丰硕。她跃跃欲试。后来,她的投稿虽未获奖,但得到了在平台上定期连载的机会,并坚持至今。她告诉记者,她的作品收入胜过当年,作品保持周更的频率,在南京算是不错的月收入。

为了吸引创作者,快看漫画D轮融资发布时,曾启动“3S计划”,即从2018年起,3年共投入5亿元人民币,扶植漫画作者、制造精品内容、培养漫画新星,以打造更好的漫画行业生态。

当时,陈安妮对此的解释是,“我们希望成为这个行业的空气、土壤和水,让内容生产者像植物一样,慢慢发芽,最后在这里成为参天大树。”

对于创作者的资金扶持,跟陈安妮自身的成长经历有关。念大学时,她出版的《妮玛这就是大学》,将近画了1年,稿费才5万。作为对比,大学后期,当她成为微博上的漫画网红时,通过在微博上接广告,就能实现月收入过百万。这是她日后希望改善漫画作者收入的契机之一。

而在此次腾讯投资后,快看的主要投入仍是IP、社区和技术三方面。快看方面表示,就整体行业而言,版权成本整体呈上升趋势,但目前还是比较良性的,好的创作者确实应该要获得他应有的价值。

创业最初,陈安妮是快看漫画最大的“产品经理”。而现在,她的工作显然“超出产品经理的范畴了”。

创业4年多,公司从十余人到现在500人,陈安妮也仅有27岁,作为公司最大的股东和CEO,她现在的主要精力花在两个业务的战略制定,以及组织协作上。

内容上,一方面,她让负责出品漫画内容的经济部(负责签约作者)、编辑部(负责作品筛选和编剧)、运营部(负责向潜力作品导流)相互制衡,以规避个人审美带来的判定偏差、保证内容的多样性发展;另一方面,快看自2018年3月开始组建针对男性受众的漫画团队,力图打破“少女漫”的标签,目前已有《谷围南亭》等作品。

社区方面,快看目前最大的部门是产品研发部,由联合创始人兼CTO李润超负责。而陈安妮要做的,就是让内容运营与技术之间,形成正向沟通,让快看漫画早日取代传统的人工运营,向智能分发迈进。这一探索的关键在于,漫画这样的长内容需要被拆解成不同的标签,再通过系统匹配用户偏好、进行千人千面的推荐。

据陈安妮透露,目前,快看有15%的用户在数字化分发实验中,目前的流量增长绝大多数来自Top100之后的作品。“我们的实验组结果是,整个点击和阅读量比我们在人工运营模式之下的流量、效率高出了20%。 ”

一年半前,陈安妮最大的困惑和挑战是怎样不断提高成长速度,因为“CEO的成长速度决定了公司的成长速度”。但眼下她发现,短短4、5年时间,她和快看漫画经历了移动互联网的爆发、资本狂潮、短视频崛起,一切又还是回归到原点。“你一天没完成你期望中给用户、给创作者带来的价值,那你一天就不应该懈怠,你不应该感到满足。”

在郑烜乐看来,她是一个学习能力、适应能力、生存能力非常强的人,且非常擅长去抓住行业里的破局点是什么,“她现在很清楚,要用技术驱动动漫产业的生产、分发。”

快看漫画目前拥有三层办公室,在那间专为“老板”准备的办公室里,沙发、桌椅设施完备,书桌上有电脑和香水百合,但陈安妮觉得那间屋子冷清。她在楼下两层都有工位,“哪里人多我就去哪”,她对《中国企业家》说,“在楼下的话,就算每天加班,都还有人在那陪着。”

。END。

制作:崔允琰 校对:张格格 审校:武昭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